首 页 | 新闻中心 | 每日要闻 | 兰州新闻 | 周边新闻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新闻 | 时政要闻 | 财经新闻 | 文体新闻 | 图片新闻
R10版: 文艺界  
用赤子之心演奏华美的乐章
——访钢琴演奏家王迦勒

作者:  稿件来源:
2018-12-06 00:00:00 【 字号:     

王迦勒的著作

    王迦勒

    王迦勒,青年钢琴家,第十二届全国青联委员、甘肃民革教科文卫委员会委员、西北民族大学音乐学院钢琴副教授、硕士生导师,甘肃省音乐家协会会员、甘肃省青年音乐家协会理事、兰州市音乐家协会理事、首批“金城文化名家”。曾出版专著《俄罗斯钢琴音乐作品的比较与研究——柴可夫斯基和拉赫玛尼诺夫》、演奏专辑《多米尼克·斯卡拉蒂奏鸣曲K.1-30》。除了专注钢琴教学,王迦勒更活跃于钢琴演奏事业,是我省首位艺术类留学博士,我省首位举办省内、欧洲巡回钢琴独奏音乐会的个人、欧洲钢琴独奏巡回音乐会的钢琴专业教师;并在全国多地举办公开教学及专题讲座,同时在诸多省内、国际专业钢琴比赛中担任评委工作及担任艺术指导钢琴伴奏工作。

    兰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华静文/图

    80后的王迦勒在以50、60后为主的金城文化名家中显得非常年轻,之所以在这么年轻的时候就取得了如此成绩,与他令人瞩目的成长经历是分不开的。记者在西北民族大学音乐学院见到了王迦勒,他温文尔雅的谈吐和彬彬有礼的举止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王迦勒透露,他自幼随著名钢琴教育家汪子良教授习琴。1995年,他在妈妈的陪伴下去美国参加钢琴比赛,比赛之后拿到奖学金进入曼哈顿音乐学院专业随Solo-monMikowsky(所罗门·米考夫斯基)教授学习钢琴演奏。那时,巨大的经济和文化差异让他在兴奋之余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和挑战。“美国的钢琴教育与国内不同,那时候在国内一首曲子只要技巧能够胜任、弹奏流畅、有基本的乐感,就觉得自己弹得已经很好了,但是在美国,我的老师会从声音的感觉、音色、质感,还有引用其他艺术门类的方法去引导,告诉你弹琴的核心是怎样的,音乐该怎么去表达。让我从小培养了对音乐更深层次的认识。”那个年代国内的音乐教育相对闭塞,王迦勒在美国学习期间听到很多世界顶尖的唱片、音乐会,为今后的音乐之路打下了多元而丰富的基础。

    当时王迦勒的妈妈为了维持日常的开销,要打好几份工,而懂事的王迦勒体恤妈妈的幸苦,更加刻苦地练琴。学成归国之后,王迦勒积极参加各种国内外钢琴比赛,拿奖无数。

    在接到美国某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后,他却意外地遭到拒签。于是他参加了高考,以全国专业第一、高考总分艺术类考生第一的成绩考入了北京师范大学。读本科时的王迦勒,喜欢舒伯特、舒曼的作品。“北师大的本科学习阶段让我的音乐世界更加丰富和全面,曾经认为自己弹钢琴,未来要做独奏演奏家,或者是音乐会演奏家,那弹好琴就可以了,至于伴奏、配乐,包括视唱练耳,似乎都不重要。但是在北师大,这些课程都有涉及。”王迦勒说。

    即将毕业时,王迦勒选择去俄罗斯继续深造。“因为对于每个钢琴专业的学生来说,俄罗斯钢琴学派是让人敬仰的。俄罗斯钢琴学派在20世纪世界音乐艺术领域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和影响,涌现出许多世界级的钢琴家和教育家。这些成就得益于他们在钢琴教学中坚持严格的手指基础训练,俄派在消化西欧优秀钢琴演奏技艺的基础上,并以完善的人才培养机制为保证,造就成为实力雄厚的钢琴演奏学派。”王迦勒对记者说。

    就这样,在获得莫斯科国立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面试邀清之后,王迦勒开始了新的音乐之旅。建于1866年的莫斯科国立柴可夫斯基乐学院是目前世界上最优秀的音乐学院之一,学院以培养大师级音乐家为宗旨,很多杰出的音乐家都在这里学习和工作过。通过长达三小时的严格考试后,王迦勒顺利考入了这个世界闻名的音乐学院,而且他仅用了一年时间就攻克了语言关。“在俄罗斯求学期间,我的导师除了在技艺上给了我指导外,更加让我从另一个角度对音乐有了认识。”

    与同等专业的人相比,王迦勒拥有多国文化背景的音乐教育。那么,不同的文化背景下钢琴艺术有何不同呢?王迦勒说:“与之前在美国学习钢琴的感觉不同,俄罗斯的老师更加注重钢琴本身,是从纯艺术的角度让我理解了音乐的本质。可以说,美国的更加注重市场化运作,他们更善于对艺术进行商业包装,就像好莱坞的电影一样;而俄罗斯的纯艺术气息更加浓郁,教我的俄罗斯老师有着深厚的文化积淀,对自己的专业充满了神圣感,他很严谨,不去迎合流行媚俗文化,这一点对我的影响很深。他要求我不一定要和他弹的一样,可以按着自己对艺术的理解去发挥。”

    2011年,获得钢琴演奏博士学位的王迦勒毅然回到故乡,任教于西北民族大学音乐学院,很多人对他的选择表示不理解,王迦勒说:“兰州是个出人才的地方,可是培养出的人才往往也流失得很快。作为‘生于斯,长于斯’的兰州人,我渴望把我学的东西回馈给生我养我的家乡,能将国外的钢琴学派的音乐理念和艺术风格带回来,对家乡的钢琴及音乐爱好者有帮助。”

    当了老师之后,王迦勒感到身上的责任更加重大,他将压力转化为动力,培养出了多位音乐人才。任教以来,王迦勒指导多位学生考取了俄罗斯莫斯科中央天才儿童音乐学校、莫斯科国立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意大利贝加莫音乐学院、美国曼哈顿音乐学院等专业音乐院校,荣获多项国内外钢琴赛事一、二等奖。“能让兰州的孩子们取得更好的成绩,更能体现自己的价值,这比我自己得奖还要高兴。”王迦勒激动地说。当然,在多年的教学工作中他也发现了国内音乐教育的一些问题。“国内的音乐教育仍任重而道远,我省的音乐教育相对滞后,尤其是我发现很多家长、老师急功近利的心态都极大地限制甚至损害了音乐教育的核心目的与发展方向,我认为要让教育回归教育的本质,避免畸形的发展,不但要看教育的结果,更加要关注到教育的过程,首先让学生从心里热爱音乐做起。”

    数年来,除了参加各种钢琴比赛和演出,他还参与了很多公益性质的钢琴表演。如2013年为烧伤母女的慈善音乐会,2014年意大利巡演中有一场在乌迪内(城市名)与乌迪内音协主席、著名长笛演奏家LuisaSello(露易丝·赛露笛)女士共同举办了中意文化交流慈善公益演出。2017年10月,王迦勒赴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参加首届“一带一路”中白青年国际艺术节的音乐大赛,最终凭借优异的表现获得本次大赛钢琴组冠军。白俄罗斯国立音乐学院副校长彼得·法米奇表示:“艺术是无国界的,音乐更是可以不用语言就能够沟通,王迦勒的琴声是我近几年来听过的最美妙的音乐之一。”一路走来,钢琴如同王迦勒生命中那抹最浓的色彩,这位“80后”青年钢琴家在黑白琴键上以旺盛的活力和坚韧的毅力努力追寻着自已的梦想,而钢琴也见证着他的成长,见证着他对音乐的赤子深情。

    对大众而言,钢琴无疑是一种高雅艺术,怎样把这种艺术普及,王迦勒做了很多尝试。王迦勒说:“钢琴首次出现于1709年,在当时是一种既复杂又昂贵的乐器,只有皇室和贵族才有机会接触到。在当时那个年代,皇室和贵族纷纷把钢琴这一乐器纳入他们的乐队中,民众可以围坐在钢琴四周,聆听优美的旋律。这也是我想要做的,钢琴可以弹奏出非常高雅的古典音乐,也可以演奏适合大众欣赏的流行音乐,这并不矛盾。”

    除了教学和演出,王迦勒也在不断提升自己。先后出版专著《俄罗斯钢琴音乐作品的比较与研究——柴可夫斯基和拉赫玛尼诺夫》和演奏专辑《多米尼克·斯卡拉蒂奏鸣曲K.1-30》。“对于我来说,对音乐还有着很长的探索之路和期望,我发现现在的钢琴演奏出现了一些问题,比如盲目嫁接一些不伦不类的艺术类型,为了创新而创新,这样其实是不好的现象。艺术的历史传承有其自己的规律,创作更不能违背规律。我国的原创钢琴曲在目前来说是很欠缺的,跟世界接轨还有一定距离。这是一个需要长期努力的过程,也是我们这些年轻的音乐工作者义不容辞的责任。”王迦勒告诉记者。

 
上一篇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媒体公约 | 合作伙伴
版权所有: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 copyright ©lanzhou daily lanzhou evening
甘肃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批准
经营许可证编号:陇ICP备05000021号
兰州日报社 设计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