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中心 | 每日要闻 | 兰州新闻 | 周边新闻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新闻 | 时政要闻 | 财经新闻 | 文体新闻 | 图片新闻
R11版: 副刊  
思念葛老

作者:  稿件来源:
2019-08-14 00:00:00 【 字号:     

    □邓书俊

    葛老,听这名字像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其实,她是家乡一种春天发茅生长的野菜,学名叫蒲公英。

    离开家乡很多年了,在城市里很少见到她的踪迹。有时侯,偶尔在公园草坪上看到,我总要对她点头问好,就像见到家乡人一样,心里有说不出的亲切。

    葛老是家乡人对她的称呼,我一直没弄明白,家乡人为什么要给她起很人性的名字呢?家乡位于西秦岭大山深处,那里山大沟深,气候干燥,十年九旱,自然条件极差。而蒲公英却不嫌穷爱富,顽强地生长在这片土地上,深受家乡人们的青睐,尊称她为葛老。葛老,葛老,听起来多么亲切,有一种浓浓的乡情味。

    我出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那时候,家家户户都很穷,人们生病了不去医院。村里有人身上长疮或感冒咽喉疼,便采来一些葛老的茎叶煮水喝,效果极佳。我小时候得肿毒,母亲便采回一些葛老叶,捣碎直接敷在我肿疼的部位,很快就止痛消肿。后来才得知,葛老是一种清热解毒和利尿散结的草药。《本草纲目》记载:“蒲公英解食毒,散滞气,化热毒,消恶肿、结核。”

    春寒料峭,乍暖还寒。当别的野菜尚未萌动时,葛老就已经破土而出,铺展开锯齿般的叶片,迎着春光悄然生长。这时正是青黄不接的季节,葛老正好填补了粮食的不足,成为贫穷年月家乡人餐桌上必不可少的菜食。

    记得小时候,每到星期天,我和小伙伴们会结伴上山挖葛老。这种野菜耐寒耐旱,生命力旺盛,山坡荒滩,田间地头,到处都能看到她的身影。尤其是刚刚返青的麦田里,与麦苗争肥争阳光的葛老,长得叶厚株大,嫩绿鲜亮,特别招人喜爱。听母亲讲,在挨饿年代,我幺爸因劳累饥饿而昏倒在地,奄奄一息。母亲知道后,赶紧回家做了一大碗葛老汤。就是这碗葛老汤,救活了幺爸的命。听完母亲的话,我似乎隐隐约约明白了,家乡人为什么叫她葛老的寓意。原来在饿死人的荒年,葛老救活了很多人的命。

    葛老的食用方法很多,常见的有凉拌、烧汤、做馅、泡茶等。最简单的吃法是凉拌,先把新鲜的葛老洗净,然后在开水里一焯烫,捞出沥干水份,放上油盐蒜醋,淋点小磨香油,味道鲜美可口,实乃佐饭的妙品。当然,葛老最讲究的吃法就是做浆水了。用葛老做的浆水,不仅味醇酸香,又有清热解暑,止渴生津等功效。盛夏酷暑时节,从地里干活回来,一碗浆水面下肚,既解渴又解饿,胜过大鱼大肉的佳肴美味。

    葛老花期很长,她从草长莺飞的春天开始次第绽放,一直延续到满山遍野的野菊染尽山野秋天的深处。葛老花外形与野菊花相似,只是野菊花的花瓣弯曲,而葛老的笔直。不过她那金灿灿的花朵,像娃娃的笑脸很可爱。在满目萧条的季节,她和野菊花一样,装扮着原野。

    葛老开花过后,就会结出一个个白色的绒球。孩提时,我们随手摘下一朵籽粒饱满的葛老种子,用嘴轻轻一吹,那可爱的绒球就飘散开来,像一个个小降落伞,在天空中随风飘荡。她从不抱怨贫瘠,也不感叹艰苦,落到哪里,就到那里生根发芽,孕育出新的生命。

    时光如白驹过隙,身处异地它乡的我,每到野菜上市的时候,就会思念起家乡的葛老来。

    生活中,我们这些离开家乡,怀着美好的愿望,像葛老的种籽一样,散落在城市各个角落的人们,可不就是随风飘流的葛老吗!

 
上一篇  下一篇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媒体公约 | 合作伙伴
版权所有: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 copyright ©lanzhou daily lanzhou evening
甘肃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批准
经营许可证编号:陇ICP备05000021号
兰州日报社 设计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