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中心 | 每日要闻 | 兰州新闻 | 周边新闻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新闻 | 时政要闻 | 财经新闻 | 文体新闻 | 图片新闻
R09版: 副刊  
一朵云白成我最爱的模样(外七首)

2020-01-14 【 字号:     

    清一色湖蓝盈满的天空

    泊着一朵白云的扁舟

    白得毫无私心杂念,也白成

    我最疼爱的模样

    白云也喜欢眺望

    那件挂在杨树梢的白衫裙,有时

    还会作为桂花树的头饰,

    或者自己的孪生姐妹,

    被多情的紫苜蓿

    系在蓝紫色的留恋里

    一朵活在春天的云

    和活在秋天的云,心中同样

    轻盈而温暖,一朵夏天的云

    也会想念冬天的天空上盛开的

    雁鸣驮不走的

    芦花白,和雪花飘

    一场久等而至的雪

    第一次出现,冬天未至

    你到黄河从中穿过的城市

    萧瑟的白塔山

    被你撒下的花爱出了肃穆

    小雪前,我预设了一个夜晚的相遇,

    天亮后却美梦难圆

    只有白昼的失落和夜晚的下弦月

    看清了我零落一地的痛

    昨夜被越来越稠密的雨

    滴敲打起了浓重的土腥气

    盼望的满树银华,也没有在黎明前点亮

    焦灼的目光雨是断魂般地敲打芦苇干渴成疾的脸庞

    今天,时针偏向下午你却沿着北风的走向

    突然从天空闪出纤巧的身影妙曼的轻舞,

    顷刻又转换基调如丝弦嘈嘈,如细沙簌簌

    我分明看到,大地的嘴唇

    迅速张开,迎迓来自天庭的

    蔗糖,珍珠一样

    有着明亮而丰茂的馥郁

    泰湖即景

    小雪已经离去,她漂亮的姐姐尚在到达的中途,

    农历的阳光沿着麻雀蹦蹦跳跳的方向

    洒在路边的三叶草上

    这是我期待的光阴心情的翅膀拍着双肩

    风的胳膊轻轻地拥抱,然后离开

    一些草埋葬了自己的痛那些带有花香的夜晚,

    以及根深扎大地的命运,

    籍此可以抛下太多的疲于奔命

    我分明看到,另一些草

    已经萌发新叶,亮出嫩绿的

    韵脚,突然让人

    心生感动,泪落如花

    冬野

    草枯多日,树木的枝桠上挑满颓废的孤独,

    阳光仍在透过阴郁的云天,

    说着对冬野不改其志的爱

    爱就爱吧,枯萎的不一定萧瑟

    衰败的,不一定死亡

    时光的鱼群隐身,远走他乡

    羁留的大地怀抱一畦油菜

    壮硕葱茏绿如翡翠

    也有一只白鹭静立远望

    然后,向着天空起飞

    广大的枯草和油菜地之上

    一对轻盈的翅膀,轻拍空气的

    声音,更像一支小夜曲

    白鹭的身后,绿色的音符已经尾随而来

    冬夜

    农历腊月十一日的月亮

    姗姗来迟,她的清瘦

    在我的泪眼中更像一朵莲花

    茭白,凄清,暗香浮动

    此时,道路旁的枯草矮树

    以散句断章的方式飒飒发声

    风不来,风暴相当遥远

    而月亮,这枚夜色雕琢的玉器

    孤独,却不忧伤

    看到霓虹灯在河水中清洗自己

    突然想到故乡的萤火田野上的树

    被巨大的冬天围困而她的内心,

    却有一颗太阳那样巨大而壮硕的温暖

    向着抵达春天的视角打开心门,

    握紧了一束让人迷恋的光亮

    冬阳

    躲在雾后的,是一位怕羞的姑娘,抬望眼

    她的眼波里,全是不许直视的愠怒

    而她最讨厌猥亵的目光,不回避的贪婪,

    一把银针是她最有用的防身武器,

    哪怕再浓烈的情感她都会阻挡在冷漠之外

    还没啜饮够温暖,她的小脚丫

    已经跑过对面的山岗

    把最后一抹光亮涂在树梢上

    然后,对着夜色之海

    纵身而殒,让月亮惊讶的

    匆忙画出浑圆的句号

    桃源沟即景

    冬天的桃源沟枫叶红得有些苍凉

    峡谷和溪水总是磕磕碰碰风跑过时,没留下一枚脚印

    这时节,要是有一树桃花

    露出娇羞,就会诞生动人的爱情

    要是有一家酒肆,就有了用杯盏取暖的感动

    我希望遇到骑牛的牧童他笛声的另一端,

    会有一个炊烟袅袅的村庄和让人匆忙奔赴的理由

    峡谷里人迹罕至

    万物都在独自吟唱,而石头

    对视着更多的石头,唯有山雀

    躲在叶丛中催促

    “走——快回去!”

    雪有纯净的灵魂

    等待的,和不曾等待的有的已经来过,

    有的还在抵达的路上

    等到一树洁白,整个世界

    就会白得毫无悬念,世界洁白了

    心灵就会干净

    灵魂和骨骼里,就会噙满

    月光一样的奇妙

    心怀俗念的人,和欲壑难以填满的人,

    他不配拥有这样的雪,

    更不配给冰清玉洁再填充他污浊的躯壳

    雪,不会丢弃固守的纯净这个人世,

    就会多出令人热爱的一方湖蓝色的辽阔

    □刘彦林

 
上一篇  下一篇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媒体公约 | 合作伙伴
版权所有: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 copyright ©lanzhou daily lanzhou evening
甘肃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批准
经营许可证编号:陇ICP备05000021号
兰州日报社 设计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