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中心 | 每日要闻 | 兰州新闻 | 周边新闻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新闻 | 时政要闻 | 财经新闻 | 文体新闻 | 图片新闻
R03版: 副刊  
美食是热爱生活的方式
——读叶梓《陇味儿》

2020-10-18 【 字号:     

    叶梓的美食随笔,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笔记,他的字里行间流淌着人与自然、人与地域、人与风情、人与世故的温情,也是对饮食文化的一种敬畏。他从美食的角度来打量陇上的人和事……

    收到叶梓兄书稿《陇味儿》已过月余,嘱我写点东西,内心却诚惶诚恐。好在他的这部书稿是写甘肃美食的,在陪读孩子冲刺高考的午夜,慢慢品读,有种吃夜宵的感觉,美味佳肴,食之可口,一时的惊惶随风而去。

    在东西狭长的甘肃走一走,有人的地方就有吃货,这里从不缺少美食,可谓食全酒美,缺少的是善于捕捉和记录陇上美食的食客。有幸的是叶梓兄对美食产生的一种兴趣,他写诗,也写散文和随笔,断断续续写了些美食随笔,《中国烹饪》杂志为其开过美食专栏,《陇味儿》就是他多年来的美食集大成者。

    在老家甘肃西和小县城,有种面食叫杠子面,像兰州的牛肉面一样,除了午餐,越来越多的人当早餐。杠子面与手擀面不同之处是,杠子面是人骑在杠子上压出来的。叶梓兄曾去陇南仇池山采风,品尝过杠子面的劲道,回来后余香满口地告诉我,让我写写家乡的美食,我没有做到,他却向我们盛上一碟美味绝口的杠子面,他说他吃了三大碗,“吃多了”就有了《杠子上的舞蹈》。他在吃面的过程中,细致观察,把杠子面的做法一一记在心头,用柔和的语言叙述了用杠子压揉面团、擀成片、切成条、煮劲道、调上作料的全过程,别有风味的是“杠子面是一碗一碗煮的,即使顾客盈门,也是急不来的。煮好一碗,调好一碗,端给客人。”烹法考究,美食可餐,美文耐嚼。

    收录《陇味儿》的每篇文字,每道美食其丰富的细节、十足的趣味,不由得会挑起你的味蕾,读着读着,有种扑鼻的香味和诱人的味道让人馋涎欲滴,《陇西有腊肉》——每年腊月,腌制腊肉时,热气腾腾的猪肉,让陇西这座小城“一下子又弥漫着人间烟火的脉脉温情”。叶梓兄把腌制陇西腊肉的工序娓娓道来,文字中彰显了陇西人们的生活智慧,尤其把腌好的腊肉挂在屋檐下晒晒冬阳,一幅幸福满满的农家小景映入眼帘,重新让我们认识生活与美食的密切关系,再次向老祖宗流传下来的传统技艺起敬。据说陇西腊肉走上了集团化专业化的路子,可与巴拿马火腿媲美,这一点都不假。因为文中提到的作料花椒、小茴香、姜皮、桂皮等,都是上等的中药材,陇西素有“千年药乡”“西北药都”之美称,有了地道的中药材,腌制的陇西腊肉怎能不远播十里八乡呢?陇西腊肉口感独特,吃法多种多样,最经典的是夹馍吃,吃起来瘦而不涩,肥而不腻。“韭菜上市,若与陇西腊肉炒得一盘,也一定是款美味”。

    叶梓兄的美食随笔,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笔记,他的字里行间流淌着人与自然、人与地域、人与风情、人与世故的温情,也是对饮食文化的一种敬畏。他从美食的角度来打量陇上的人和事,说他用诗人、散文作家独特的视角丈量故土有点不恰当。从文字中不难看出,他以一位游子的情愫来回望家乡,展望乡土。《天水老三片》是叶梓兄挥之不去的儿时记忆,天水杂烩、酸辣里脊和炮仗肉,酸、甜、苦、辣食色俱全。品读文字,正如品尝人生,五味杂陈。读一读文中炮仗肉的食谱,作者没有去实践过,作为读者,我们不妨按照工序尝试去做一道可口的炮仗肉,即使做得不地道,也是一种尝试,更是一种生活。

    前苏联科学院院士奥勃鲁契夫说过:“要成为本国本土真正的公民,就必须自己研究本乡的田野、森林、平原和山川的一切。”叶梓兄在异乡一座园林城市写下了怀乡之作《陇味儿》,无论天水《浆水面》《麻食》、兰州《酿皮子》《黄河鲤鱼》,还是陇南陇东《洋芋搅团》《暖锅》、陇中《荞面油圈圈》《黄酒泡馍》、甘南《河沿面片》《从羊皮筏子到羊肉筏子》、河西《驴肉黄面》《雪山驼掌》等美食,在他的笔下记载了陇上历史文化的痕迹,包括生活在这里的人与食物的情感关系,以及劳动人民创造的智慧和人文积淀。除了这些,还有一层作者“无处安放的那抹乡愁”。

    □胡碧波

 
上一篇  下一篇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媒体公约 | 合作伙伴
版权所有: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 copyright ©lanzhou daily lanzhou evening
甘肃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批准
经营许可证编号:陇ICP备05000021号
兰州日报社 设计维护